一个仅有床,书桌和小衣柜的卧室中。

长发女孩单肘支在桌上,按着额头,点开了购物网站。

在搜索框输入了“立式拳击沙袋”后,随便找了一个顺眼的便塞进了购物车。

与此同时,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怎么?”她输着支付密码问道。

“怎么又给我打了两万块钱……”门外的妈妈问道。

“多余的稿费。”女孩敲了确定,冷冷答道。

“你……自己存着呗……”

“未成年人没法买高收益的金融产品,还是给你吧。”

“那我给你买保险了?”

“随你。”

“那别太累了,早点睡吧……”妈妈隔着门叹道,“我跟你爸都理解你的选择,也都支持你,怕你压力太大,新学期也配合你,给换了个环境,没必要这么拼命。”

“嗯。”

“那早点睡啊。”

“这就睡。”

待脚步声离去后,女孩便站起身做了一套简单的伸展动作。

正要关上电脑的时候,qq再次弹起。

“不是屏蔽了么。”她嘟囔着扫了过去。

哦,发消息的是个狼头,不是鱼头。

她忙俯身点开。

【冰狼:咋样,新书啥时候发?】

【玖木:还要再准备一下,作者群里的朋友并不看好。】

【冰狼:他们懂什么!】

【冰狼:最新的风向数据都在我这里。】

【冰狼:这个题材,早一天发就早占一天先机。】

【玖木:再给我一周时间,还想改改。】

【冰狼:什么情况?】

【冰狼:你开头三章细节已经做到位了,后面只看产量和节奏。】

【玖木:是,我在思考要不要保留“冷酷之中的小温馨”这种风格。】

【玖木:或许我就算藏也藏不住。】

【冰狼:这是谁给你的意见?在害你吧?】

【冰狼:爆款模板我都给你了,做这么大的风格变化,是嫌路太平一定得崴个脚么?】

【冰狼:你不会还在犹豫吧?】

【冰狼:是你自己不想再走恐怖温馨风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玖木:那个题材我已经没什么可写的了,最后追订也掉得厉害。】

【玖木:成为可以驾驭任何题材的职业作者,这个决心不会动摇。】

【冰狼:】

【既然决心已定,就不要多想了。】

【你的水平摆在这里,按照我说的做,包稳。】

【不管干什么,到最后都是个买卖,买卖当然是哪里赚钱往哪里去。】

【你只要短时间内反复读1000万字的同类作品,写出的自然就是那个味儿了,闭着眼睛就能拉出大纲。】

【做响应最快,产量最大,质量最高的跟风者。】

【这才是常年吃这碗饭的最佳路径。】

【否则永远只能是赌博。】

【建议把那些作者群退了,别被那些一天到晚逼逼赖赖的扑街影响。】

【你是万订作者,配得上给你提意见的没几个。】

【信我就对了。】

【玖木:嗯,虽然很多作者讨厌你,说你养蛊什么的,但我们的看法始终是一致的。】

【冰狼:这句情商有点低……】

【玖木:啊?我以为是在表达信任和欣赏。】

【冰狼:好吧……】

【冰狼:总之别理那帮扑街,他们无非是不想承认自己的书辣鸡,把责任推给编辑自我安慰罢了,这种loser到处都是,跟他们混你就完了。】

【冰狼:现在正好是推荐空窗期,下个月15号开始,好几个大神都要发新书的,尽量错开。】

【冰狼:三天内发书行不行?】

【玖木:好。】

【冰狼:okay,我提前去排了,一个推荐不会短你的。】

【玖木:谢谢。】

女孩随即关掉了qq,顺势摸向桌上的速溶咖啡包。

晾咖啡的过程中,她点开了桌面上的写作日记。

【2.27】

【多数言论只是情绪作祟,真理总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身为作者,若无法改变,注定只是慢性死亡。】

【在接下来的故事里。】

【冷酷之中的小温馨。】

【必须被清除。】

【为了远离我讨厌,也讨厌着我的三次元。】

【去掌握新的类型技巧吧,玖木。】

……

3月1日晨,樱湖中学。

又爱又恨的时候到了——

返校开学日!

作为一个假期没有见面的同学。

看到对方,永远只会有一个反应。

爆笑!

“哈哈哈!”刘渐彪狂奔向走进教室的李言,抓着他的头发就不撒手了,“你这发型好像个大几把啊,哈哈哈哈!!”

“你妈的松手……”李言虽然被抓,但也是大笑着挣扎道,“你就是满脑子大几把,看啥都是大几把!”

拉着林珊璞,握着水壶路过的夏泮当场就踹了刘渐彪一脚。

“恶不恶心啊你俩,你说他是那个你还揪着不放,你不更那个?”

“是哦……”刘渐彪连忙抽手,还使劲擦了擦,同时上下打量着李言笑道,“你怎么突然变精致了?不仅是头发,衬衣和袜子都讲究多了。”

“是成长。”李言捋着头发向座位走去。

他当然不会承认,昨天被林珊璞拉着去了美发连锁店,蹭了她的会员卡和发型师,被迫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顺便,被迫接受了“准职业作者新人大礼包”,从内裤到外衣总计25件衣服。

好可恶啊,这个坏女人。

只能用一生来还了。

李言想着想着就呵呵笑了起来。

“你他妈……笑起来真恶心……”回到座位的刘渐彪不忍直视,只掐了下李言的大腿道,“进展不错?”

“马马虎虎吧。”李言挠头呵笑。

“我是说跟家里承认写小说的事情。”

“哦哦这个啊。”李言长舒了口气,一本本摸出寒假作业道,“这是一段长跑了,要在指定的时间内通过指定的路标点,跑不下来就滚回复读。”

“就是说你妈提了条件,然后才接受的?”

“嗯。”

“很可以了。”刘渐彪拍着李言道,“在校时间好好利用,成绩差也差不到哪里去的,多跟班里人聊天也会有灵感的。”

“是吧。”

“总之,学习上你连10%都到不了,但写小说,已经是0.1%了!”刘渐彪深沉点头道,“称你为当代第一写作高中生也不过为。”

“哪里哪里。”李言忙谦道,“白马啸西风之流,还是在我之上的。”

“那就当代第二!”

“前三吧,前三,保守一点。”李言顺手要把寒假作业交给路过的课代表。

“嗯?你竟然有时间写作业?”刘渐彪一瞪眼,便从桌子上抓来了一本,狂翻着惊道,“全写了?”

“是吧。”李言摊手道,“本来想借珊璞的抄,结果她已经帮我抄好了……”

“你妈的!”刘渐彪死掐着练习册骂道,“人家不是要物竞的吗!你还是个人?”

“嘘……”

然而为时已晚。

林珊璞已然气呼呼扭回了头。

“要你管!”

夏泮也回身骂道:“你懂个屁啊。”

“……啊……”

李言借机朝夏泮问道:“色图呢?”

“啊,哈,这个,哈哈哈。”夏泮挠着后脖子笑道,“朝着专业水平努力到底是不太适合我,明明学习就已经很吃力了呢~”

正说着,小眼镜课代表问道。

“夏泮的作业?”

夏泮扭脸便骂:“没写!反正老师也不判作业。”

“哦……对不起……”课代表哭丧着脸道,“要不借给你一份,好歹抄一下,不然怕老师不高兴……”

“那你抄好了,我懒得抄。”

“哦……”

课代表捂着脸就跑了。

这……这倒也是条路。

谈笑之间,铃声响起,陈瑜极具气势地踏入教室,淡然开口。

“上课。”

“起立!”刘渐彪像是听到了敲门声的李峥一样,条件反射喊着起身。

“老师好!”

“坐。”

这一个简单的流程,立刻将所有人的心情拉回了在校状态。

陈瑜双手撑在讲台上,扫视着全班说道。

“下半学期了,面临文理分班。”

“班里大概有一半同学已经有了明确的意向。”

“剩下的同学最好也在期中前确定。”

“有问题随时可以找我谈,父母也可以随时找我。”

“另一个事情是竞赛。”

“有志竞赛的同学,这个学期是最后的学习窗口。”

“高二刚刚有一位同学与蓟大签约,校长让我们班主任以此鼓励大家。”

“但理智的说,想要参赛,最好还是先得到科任教师的认可。”

“对,说的就是你刘渐彪。”

“一定要搞化竞的话,中午找俞老师谈谈去,别自己闷头整。”

“还有就是,周欣欣转去了国际学校,事出突然,没来得及道别,她让我在这里与大家说句再见。”

呜呜隆隆的声音响起。

大家都望向了与林珊璞一个过道之隔的空位。

“说走就走啊……”

“国际学校是不是不用高考,直接出国?”

“万恶的资本匪帮……等我们入关吧。”

议论之间,教导主任敲了敲门探进头来:“现在可以么,陈老师?”

“啊,已经来了?”陈瑜忙迎上前去,“正好正好,来吧。”

话罢,门一开。

主任领着一位穿着淡色风衣的高个子女生走进了教室。

女生留着齐长发,衣服、鞋子、书包都是素色。

身上没有任何装扮的赘饰,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眼睛也没去看任何人,只是保持正常的平视。

谈不上趾高气昂,也并非是瞧不起谁。

只是对周遭的一切都兴趣有限罢了。

在班里人“呜哇呜哇”的浅声惊叹中,女生一路走至讲台旁,看了眼陈瑜,便扫向了空缺的座位。

陈瑜忙上前冲班里同学介绍道:“这位是新转来咱们学校的王夕沐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啪嗒啪嗒的掌声过后,陈瑜拥着女生道:“自我介绍一下?”

女生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平视教室后墙。

“王夕沐”

“夕阳的夕,三点水的木。”

“很……”

“很高兴,加入高……高一……”

“四班。”陈瑜在旁轻声提醒。

“嗯,很高兴加入高一四班。”

话罢,她与陈瑜微微点了个头,接着又再次看了眼空缺的座位。

“好吧,慢慢来。”陈瑜无奈指向空座,“你请坐吧。”

女生应了一声,这边瞄着空位一路走去。

放好书包,脱下风衣,小心地叠整齐放进课桌后,这才拉椅子坐了下去。

平稳坐好后,右腿便搭翘在左腿上,单臂支着侧脸,歪望向了一个空白的方向。

就此一动不动。

另一边,陈瑜送走了教导主任,回到讲台后,不忘努着嘴嘱咐道。

“等等下课后,夏泮、珊璞,你们带夕沐熟悉熟悉。”

“好!”夏泮乐呵呵应了,“又有新老婆啦。”

稀疏的笑声响起,不少人都借机望向了王夕沐。

她却好似在另一个世界一般,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依然抵着脸,歪着头,若有所思。

陈瑜也不管这些,只拍着手道:

“好,那正式上课,请打开第二册《语文》。”

取课本的功夫,刘渐彪一直在偷瞟这位新来的女生。

顺道用胳膊蹭了蹭李言。

“这个……有点好看了……”

“而且好高啊……感觉现在就可以去当模特了……”

“如果林珊璞是市级的,她好歹是区级的了吧?”

“就是有点冷……”

“哼,不知我的热情能否融化她。”

“野犬老师你意下如何?”

却见李言依旧呆傻地瞪着黑板。

“好啊!”刘渐彪当场瞪眼,怒压着嗓子道,“你个逼,这就一见钟情了?看傻了?”

“是。”

“???”

李言僵僵转过头。

“傻在三年前了。”

……

起航编辑部。

李格非坐在屏幕前,灌饼还未吃完,便惊喜地挥起手来。

“呀,小糕的新投稿!来来来啊猿,一起看!”

飞猿睡眼惺忪地喝着奶茶:“小糕谁啊?我懒得看……”

“是安西组的遗珠。”

“你可得了吧,野犬、酱爆都起来了,你还想怎样?”

“那不越多越好。”

“爬爬爬……”飞猿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凑了过来,神秘兮兮问道,“阿西,你上个月绩效多少啊?”

“这个数……”李格非仔细打量过周围后,摆了个手势。

“我操……是我的三倍……”

“这有啥,我还比你早来三年呢。”

“真不是这个问题……”飞猿咬牙道,“你这个业绩,已经不正常了……”

“那还不快学习我!”

“确实值得学习,但我听说……”飞猿说着,凑得更近了一些,看了一眼远处单眼皮瘦兮兮的男编辑,低声道,“冰狼那个逼也不差你太多……他可才来了一年多……”

“你妈的……”李格非回头一瞪,当场拳头硬了,“就他?”

“哦?你也会嫉妒?”

“毛个嫉妒……”李格非闷声骂道,“用那种养蛊法混成这样……这给新人做的什么表率?”

“可事实上就是好用啊……”飞猿咬牙道,“这样下去,我怕是也要遁入养蛊道了。”

李格非掐脖骂道:“妈的,精耕道的我不就在你旁边,你学什么养蛊。”

“精耕道学不会啊……”飞猿一手反抓回去,“再说你付出的努力是他的好几倍吧?一天到晚都在跟作者爆肝。”

“哪有,我自己也很高兴啊。”

“就是这点才奇怪,为什么你会这么高兴?”

“你才奇怪,不高兴做什么编辑?”

扭打对掐之间,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老板音效。

“呵,男人。”

二人连忙松手问好。

“娜姐。”

“娜总。”

夏娜本是叉着腰的,见他们的样子,却又叹了口气,手也耷了下来。

“你俩还是……再掐会儿吧。”

“格非掐完以后,去趟泰山办公室。”

“哦?”李格非胯下一紧,忙抬了抬眼镜,“我摊上事儿了?”

“嗯。”夏娜脸一沉,“长江离职了。”

“……”李格非顿时哑然。

飞猿却一脸惊喜:“就是说……决定让格非当主编?”

夏娜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恭喜啊!”飞猿当场抱住了李格非,“哈哈哈,你的作者都是我的了。”

李格非却一语不发,默默推开了飞猿。

沉沉落座,把椅子向前拉了拉。

握起鼠标,点开文档。

“格非?”飞猿探身道,“先找泰山去吧……他等等又要开会去了。”

夏娜却抬手挡在了飞猿身前。

“让他审完最后的稿子吧……”

“……”飞猿呆呆地看了过去。

他看到李格非打开了小糕的文档,一丝不苟地拖着滚动条,一行行向下扫视。

缓慢而又沉稳,像一只下沉的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