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安和在韩家吃饭时,李在友在官网发布了在港都开高尔夫慈善会的消息,同时还公布了部分到场嘉宾。

为首的就是陈安和跟马一。

这个消息一出,瞬间引起国内上流社会一致热议。

陈安和跟马一两人会见面这是早已注定的,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在一场慈善赛上。

两人都是意得志满之辈,又在同一场地相遇,不可能不发生摩擦的,很多人都开始期待起了这场慈善赛。

深水港一号。

李家别墅。

看着各种新闻推送,李修瑞摇了摇头。

他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到时到场的不止陈安和跟马一,他爷爷李半城也会到场,不过就过去露过脸,李半城八十多岁了,再打一整场球这是不现实的。

而且......

谁又会真的在意打球呢?

这消息推送,马佳琪也看到了。

冷声道:

“这些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现在是个人都知道我爸的工作重心在阿狸金融上市上,即便是陈安和使坏,我爸也不一定真会放在心上,这些媒体还真是无聊。”

他对这些媒体很无感。

甚至。

阿狸的所有高层都不希望这件事传的太厉害,现在阿狸就站在风口上,很多人眼红,也有很多人希望阿狸出事。

阿狸的风头太盛了!

要是这次陈安和在慈善赛上真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影响了阿狸金融上市的前景,他们阿狸高层也会承担不小的压力。

不过。

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李修瑞犹豫了一下,把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

“为什么你们阿狸会这么忌惮陈安和,就因为他是国内巨头?还是因为他在国内的影响力,还是其他?”

他很不解。

陈安和冒出的速度很快。

但他的影响力仅仅局限在上流社会,并不能辐射到中下层,而且陈安和投资的方向跟阿狸截然相反。

两者按理没有这么大的交集。

也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纷争,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阿狸跟陈安和都对对方很忌惮。

这是什么缘由?

马佳琪眉头微挑。

他沉默着,没有开口。

良久。

才轻笑一声。

缓缓道:

“这件事其实你们早晚会知道的。”

“我们阿狸并不忌惮陈安和,我们忌惮的是他手中持有的阿狸股票,他持有的阿狸AB股约占我阿狸集团的10%。”

“这个人做事很大胆,而且不顾后果。”

“在江南的时候,因为个人怨恨,直接把陆氏集团给‘斩首’,高层直接换人,陆洋父子直接被踢出局。”

“还有蛋蛋公寓。”

“就因为高正的言语过激,就直接抛售手中大量股票,导致蛋蛋公寓股价大幅下跌,引起股民恐慌,最后导致蛋蛋公寓暴雷,高正等人陆续被抓。”

“还有施家。”

“就因为施芙蓉得罪了陈安和,就把施家从地产行业直接剥离,现在施家只能靠着一些轻产业过活,早已不复当年盛景,陈安和这个人做事阴狠毒辣,不计后果。”

“那次江南魔都商会,他就曾在会上发出豪言,要抛售手中的阿狸股票,而且他还说自己不看好阿狸金融上市,甚至把我阿狸从一个高科技创新公司贬低为一个金融公司。”

“这样一个目中无人又狂妄自大的人,我阿狸不得不防。”

“不过。”

“我阿狸也并不是很惧怕。”

“现在我阿狸就是国内第一,阿狸金融上市更是势在必行,有着各方为我阿狸背书,谁也阻止不了阿狸金融上市。”

“陈安和现在能对阿狸造成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了。”

“而且还是日渐缩退。”

“只是我阿狸不想跟他撕破脸,想跟他好聚好散。”

“毕竟他持有我阿狸这么多的股份,也就说明曾经他是很看好我阿狸的,只是现在他或许对阿狸的认知出现了问题。”

“但我阿狸愿意忍耐他一时!”

马佳琪说的愤慨激昂。

他有自傲的资本,这些年阿狸对媒体的影响日渐加深,不然陈安和持有阿狸股票的事,早就被捅出去了,哪里还会出现外人茫然不解的情况。

就算陈安和抛售了股票。

阿狸同样可以借助舆论,把风险降到最低。

不过。

阿狸不想走到这一步。

股市的动荡,阿狸的高层一点都不想见到,那造成的可是上百亿、上千亿,甚至数千亿的资金波动。

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钱!

李修瑞微微额首。

他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

以往根本就没有途径知道,阿狸对媒体舆论的掌控力度太大了。

尤其是阿狸进驻公募基金之后,更是加大了对舆论的控制,像网上早年前就有很多举列‘公募基金问题的帖子’,但现在全网基本都被删的干干净净。

零星几个还全都模棱两可。

不过。

他同样很惊心。

陈安和竟然控股阿狸这么多股份,这不得不让阿狸紧张,以陈安和的作风,他是真有可能一口气全部抛售的,那时必然会引起股市一阵震动。

甚至......

可能重现蛋蛋公寓的情况,引起股民恐慌性抛售,最后致使阿狸金融的上市时的股价大跌。

李修瑞微微额首道:

“这么看来,陈安和的确需要上心。”

“不过陈安和既然能成为国内巨头,应该也明白自己的言行举止对股市造成的影响,应该不会贸然的跟阿狸翻脸。”

“钱。”

“他同样不会嫌多。”

马佳琪点头,眼中闪过一抹阴翳。

低沉道: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倒是希望陈安和把股票就抛售了,他既然这么果决,那就别想挣我阿狸赚的钱。”

“别到时,等阿狸上市后,再出手,那就真是可笑了。”

“不过他只能每次抛售一点,不能全抛,不然很影响我阿狸股市的走向,而这也是我爸爸要跟他商量的点。”

“这次慈善会很精彩。”

马佳琪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李修瑞目光流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

......

另一边。

吃完午饭,陈安和就陪在了韩仲权身边。

两人自然也看到了这则新闻。

陈安和倒是没有太多情绪波动,韩仲权倒是眉头紧皱。

他沉声问道:

“对这次慈善会你是怎么看的?”

陈安和淡淡道:

“一场普通的慈善会罢了。”

“或许阿狸的人会来警告我一两声,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陈安和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韩仲权摇头。

沉声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

“或者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内情。”

“你以为这个新闻是随随便便能发出来的吗?你以前在国外,对国内不是很了解,阿狸对媒体的掌控力很强。”

“没有经过阿狸准许,这边是不可能发出来的。”

“而且......”

韩仲权扫了眼四周。

低声道:

“马一来港都是想把港都纳入到阿狸体系中,而且他跟李半城都是共济会成员,很早就通过气,李家已经同意了。”

“这半月,马一一直在走动,基本已经说服了港都大半家族。”

“只要阿狸金融能够正常上市,无论市值多少,港都这边都会加快阿狸系的推进,而这次慈善会举办地点是在港都,而到场的基本都是港都的富豪。”

“你到时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次应该是阿狸带着这些人对你联手施压,这是对你的警告,也是在向外界亮肌肉,阿狸强势依旧。”

韩仲权作为韩家掌舵人。

他对各方形势看的很准确,在看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就联想到了最近马一的走动,然后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些。

韩仲权说的很在理。

陈安和微微一笑,目光很平静,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韩仲权眉头一皱。

他本着好心提醒了陈安和两句,结果陈安和完全没有听进去,依旧我行我素。

他太傲了!

韩仲权在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

陈安和崛起至今,过的太顺了,他根本就没有危机意识,以至于阿狸这么明显的警告都不放在心上。

阿狸从小做到大,什么手段没使过?

这次就是明摆着想让陈安和出丑,甚至这次马一都不会跟陈安和正面接触,仅靠港都这边的势力就能镇住陈安和,这一来一去,陈安和直接就落了下乘。

以后陈安和想针对阿狸,都只会被认为是恼羞成怒。

陈安和面色平静。

他其实听明白了,只是他真不担心。

阿狸的这些做法,就是想把他压下去,同时提升外界对阿狸的信心,进一步炒作阿狸金融上市,同时继续哄抬阿狸金融的市值。

另外。

通过此举。

以后他抛售阿狸股票,阿狸这边也会多了一份说辞。

直接可以对外说是陈安和恼羞成怒,抱怒出手,经过阿狸媒体的有意传播,他抛售股票的负面影响会被尽可能降低。

阿狸这是在提前布局。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说服陈安和,所以想尽可能的把陈安和将来抛售股票的影响降到最低。

甚至......

马一都不惜亲自前来。

他们就是要把陈安和的气焰压下去,同时要把阿狸的格局继续抬升上去,余杭已经不能满足阿狸的胃口了。

它们想要更多!

只要他们的计划成功,陈安和对阿狸的影响就会微乎其微,而等到阿狸金融上市,乘势就能把港都完全纳入到阿狸体系里,到时各方加持之下,阿狸的股票更会疯涨。

这是阿狸高层下的一步大棋!

百利而无一害。

只要能成功,阿狸今后将会更加势不可挡。

至于失败。

阿狸那边根本就没有想过失败。

也不会失败。

马一亲自出手,更是跟李家通过气,强强联手之下,一切已成定局,只要陈安和到场,那胜者就只能是阿狸。

见韩仲权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陈安和不仅失笑。

他开口道:

“老爷子,你有点过于忧虑了。”

“阿狸的心思我很早就看出来了,而且我比你们更早知道马一会去参加慈善会,甚至阿狸来港都的意图我也基本猜到了。”

“不过。”

“我并不在意。”

“也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因为阿狸的一切举动,在我眼里都如跳梁小丑,荒唐的可笑,他们的一切布局,最后只会成为世人的笑柄。”

“我陈安和比他们想的还要强很多!”

陈安和淡定开口,语气中充满了傲气和自信。

在港都这块地界上,阿狸想针对他,注定是想多了,他只要不想被人针对,那就没人能针对的了。

阿狸不行。

李家也不行。

就算加上港都的上流社会也不行。

他无比自信这点。

听着陈安和的话,韩仲权一时怔住了。

他深深的看了陈安和几眼,眼中充满了不解和困惑,甚至他都想摸一摸自己的额头,看看自己是不是发烧了?以至于出现了幻听?

阿狸明显是有备而来。

你陈安和凭什么敢说这大话?

就凭自己以往那显赫的战绩?亦或者凭自己前面在港都立的威?但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他自大的本钱。

阿狸这次携同的是港都绝大部分上流人士,还有李家在侧帮助,基本等同港都整个社会,陈安和是有多自大,才能把这股势力都不放在眼里?

谁给他的勇气?

韩仲权气的都蹬鼻子上脸了。

要不是陈安和跟自己孙女互相喜欢,他根本就不会提醒陈安和,也不会跟陈安和费这么多口舌,结果自己一番好心,陈安和完全不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一副自己天下第一的模样。

陈安和自信过头了!

陈安和面带微笑。

缓缓道:

“老爷子,你就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我心里清楚,我很感激你对我说的这番话,但有的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等到慈善会开始那天,你就会明白,我陈安和敢说这大话,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底气。”

“阿狸奈何不了我!”

“我陈安和只要站在港都这块地界,就注定是立于不败之地。”

“港都这块地界,除了有李半城,还有我陈安和。”

“甚至......”

“我的地位还在李半城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