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宝林来不及说他弟弟,老鸨就带了六个莺莺燕燕的走了过来。

“兄弟你看上哪个?随便选!只要你喜欢,今晚就不用回去了。”尉迟宝林笑眯眯的说道。

“不用了!”秦穆摆摆手道。虽然几个小姑娘很水灵,不过他还不想破身,特别是第一次,怎么也得找一个干净的。

“那就你们三个,留下来伺候吧!”尉迟宝林伸手点了三个。三个被点着的姑娘,立即笑嘻嘻的分别坐到他们旁边。随着又有几个小女孩,端着酒壶酒杯上来,摆到三人面前。

秦穆很反感这种坐席,就是觉得太不方便,又占地方,虽然离得不远,不过总没有一桌坐着,那种热闹感。不过这些女子,侍候得挺好的,酒满上还递到嘴边。秦穆知道,这正是她们的工作之一,劝酒!客人喝得多,她们收入才高。也是一些辛苦钱。看她们这一会功夫,就陪尉迟宝林喝了三杯。

尉迟宝庆别看年龄不大,平时话不算多,这会也表现得如同老手,和旁边的小姑娘说说笑笑,一双咸猪手,都伸进了薄纱之中。

说来秦穆还真有些羡慕他们的生活,真是过得有滋有味;不过秦穆并不太喜欢,鬼谷子讲解过,色乃刮骨钢刀,适当即可。而且及冠之前,身体正是生长之时,破身对修炼有害无益。

旁边的小姑娘很是沮丧,因为秦穆一直爱理不理的,更多只是观赏楼下进出的人群,酒也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

“喝了你家的酒,再喝其他的,总是没味。”尉迟宝林感叹道。

“呵呵!我说过,我们的酒独一无二!”秦穆自信的说道。

说来这些酒,其实味道不差,很纯,很正,口感舒适,回味也有,又不燥。但是和烈酒比起来,那种口感,自然要差一些。这就像啤酒和白酒的区别。只不过他们是从没有喝过烈酒,因此特别怀念。

“嗯,真希望快点酿出来!”尉迟宝庆跟着点点头道。

“小公爷你不喜欢这酒吗?这已经是最上等的竹叶青了。”尉迟宝林旁边的女孩惊讶的问道。

“那是你们没有见识过我兄弟家的酒,见识了你们就不会这么说。”尉迟宝林挑着小姑娘下巴说道。

几个姑娘有些惊讶的看着秦穆,或许是猜测他是哪家公子,居然和尉迟宝林称兄道弟。

华灯初上,秦穆看见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估计太阳已经完全落山,这时候胭脂楼响起了古琴演奏的声音。随后又有四名。身着薄纱的女子,开始了带着挑逗的舞蹈。

大厅谈话声,喝酒行令的声音,一下子就没了,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秦穆看得分明,大多数人眼中都流露着熊熊火焰,嘴巴微张,喉结耸动,恨不得扑上舞台,把那些姑娘最后的遮羞布扯掉。然后就地正法。

“真是一群没见识的人啊!”秦穆微微摇头,暗自感叹。对于她来说,没穿衣服的都见多了,虽然只是硬盘之中。眼前这些比起来,只能说小巫见大巫。算不得什么。

“公子,她们跳得不好吗?”秦穆身边那个女子,一直留意着他,见他摇头,不由好奇的问道。

“不是,跳得很好!”秦穆诚恳的回答道。要说起舞姿,比起以前看到那些搔首弄姿,故意走光的整容人,这些姑娘虽然也有挑逗之意,但是要含蓄自然得多。引诱之意,也只是在一颦一笑之中。

随着丝竹声声,进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多,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似的,提醒着客人,宴席即将开始。

“快了,快了苏苏快出来了!”尉迟宝林略微激动的说道。

看他的样子,让秦穆都忍不住有些期待,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美女,居然把尉迟宝林,迷得神魂颠倒。

欣赏着歌舞慢慢等待,大门处又进来一群人。

“嘿嘿,二公子,你看时间刚刚好,苏苏姑娘等一会就出来了,今天你一定能赢得她的芳心。”进来的人之中,一人正微微躬着身子对中间锦袍者拍着马屁。他们刚好从秦穆他们侧下方走过,因此这些话正好传入耳中。

“哼!本公子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一显身手。”锦袍者自信的说道,说完跟着老鸨上了三楼,进了秦穆他们对面的雅间。

“还真是巧啊!”尉迟宝林笑着道。

“尉迟大哥你认识他们!”秦穆问道。

“当然认识。中间那个就是太原王家长房嫡系的老二,也就是今天被打断腿那蠢货的二哥,名叫王俊。别的本事没有,仗着有几分文采和家世,勾搭了不少平康坊的红牌。”尉迟宝林有些酸酸的说道。

“另外那几人呢?”

“后面四个不用说也知道,就是护卫,另外两个不认识,估计是那些小家族的人吧。”尉迟宝林摇摇头道。

“哈哈,还没开始,来得正是时候!”又一个声音在脚下响起,引得几人低头看去。

“怎么他们也来了!”尉迟宝林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又是谁?”秦穆见尉迟宝林居然如临大敌,不由好奇的问道。

“长孙冲!赵国公长孙无忌长子,另外两个是他兄弟。”尉迟宝林介绍道。

“长孙家特别能生,别看长孙冲和我们差不多大,他都有七个弟弟。”尉迟宝庆不爽的说道。

秦穆估计他没少吃亏,长孙无忌他当然知道,另一个世界,位居凌烟阁第一,李世民托孤大臣,阴死了不少人。是有名的阴人,黑得很。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见过他,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还可能会更加厉害,毕竟这是能修炼的世界。

“我们应该没来晚吧?”一个让秦穆略微耳熟的声音响起。

秦穆不由眉头一皱,想不到这里居然能遇到熟人,只不过一时想不起是谁,因此又低头看过去。

这次进来的是两个青年,带着四名护卫,看着楼下的背影,秦穆想了一下,才从记忆中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