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 你们不是听我的么?

既然没有时间限制,那么顾远也就不会在意那么多了。

虽然有些累,但顾远觉得路上走着走着休息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是啊。

仅仅是累了一点而已,能有什么问题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顾远觉得就算是有意外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吧。

其实顾远最应该担心的不是自己累不累的问题。

而是看看路上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这可是传国玉玺啊。

路上肯定会遇到麻烦的,那可是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

怎么可能没有人过来抢呢。

这也是对方一定要找顾远来押送的原因。

所以说,与其担心自己累不累,倒是不如担心接下来会不会遇到危险,那才是比较实际的问题。

顾远的手一直都在羽林剑上放着。

他可不希望自己在等会开打的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尽管他还不知道会跟谁开打,但听孔德彪所说,大概就是跟双无常诏狱的人吧。

反正差不多也就是那么回事吧。

该来的战斗顾远也不会逃避,毕竟顾远也已经答应了孔德彪,所以也不能退缩。

就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觉得自己似乎是更累了。

顾远有些好奇。

从出发到现在一共走了三个小时左右。

步行三个小时对于顾远来说难道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

为什么一定是会有这样的一个反应呢。

顾远完完全全不理解。

以前刚当兵的时候,顾远随便一个徒步拉练都是五十公里,甚至还能负重五十公斤。

怎么到了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不对劲,肯定是有些不对劲。

他完完全全不理解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这绝对不是顾远体力的问题,而是哪里出了奇怪的状况。

顾远一边走,一边用内息检查着自己经脉的状况。

一时半会他竟然也没有发现经脉有什么问题,但的却感觉到修为似乎正在流失。

每一个武者的修为都有流失的时候,并且日常生活当中就会有一些流失。

这都是正常现象才对。

现在顾远的修为也在流失,虽然很微小,但他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毕竟已经能够察觉到的流失就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了。

“难不成是有人偷走了我的修为?”

顾远向四周看了看,旁边的十个保镖仍然在兢兢业业地守护着顾远,并且还在用目光观察着四周,根本就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

况且,顾远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

他自己的修为过于强大,并且还有火属性灵气以及煞气。

说实话自己的修为就算是被这十个人吸走了也没有什么用,甚至还能害了他们!

所以肯定不会是这十个人。

那么这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到底是谁会吸走自己的修为呢?

顾远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但是他已经警觉了起来。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顾远已经误入到了一个阵法当中。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个阵法一定是吸灵阵那一类的东西。

可顾远仍旧是有些疑惑。

“什么人会在城市里布下吸灵阵呢,并且还这么大的面积,真是有些不正常了。”

顾远自己思考着问题,那十个保镖也是在问。

“顾先生请问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换成小跑了。”

“啊?

什么?”

顾远再次强调。

“我是说,换成小跑,我们就可以直接跑过去了。”

说完这话,顾远直接就开始小跑了。

那十个保镖虽然有些懵,但是他们也跟着顾远开始跑了起来。

尽管谁也不知道顾远为什么突然要跑,但是既然他选择了要跑,那么其他人除了跟着以外似乎也什么都做不了。

小跑的速度可是比步行要快速许多。

顾远虽然还会觉得累,但是他的速度加快了。

只不过,这一下顾远觉得自己的修为流失速度似乎也更加快了。

没一会顾远便跑出去了两公里。

可是,好像修为的流失速度比起之前提升了大半。

不对劲,肯定是还是不对劲。

虽然顾远并不能说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但他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

那正是他手中的传国玉玺!

一直以来顾远都是拎着这个东西,跟平常不一样的地方也只有传国玉玺了。

难不成顾远那些流失的修为都是流向到这里了吗?

说实话一开始顾远还不是特别相信呢。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是不得不相信了。

如果真的有意外,那么也只能是这个东西在作祟了。

于是顾远将传国玉玺尝试着放到地上。

结果那十个保镖顿时就着急了。

“顾先生,请不要这个样子。”

“嗯?

怎么了?”

“宝物是不能放在地上的,这样会影响其内的灵气。”

“可是我有些累,所以我想放在地上休息一会。”

“您如果累了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一会,但是宝物绝对不能放在地上。”

保镖说这种话,就已经让顾远开始怀疑了。

“要不然你替我拎一会?”

顾远觉得也只有这么说才可以了吧。

是啊。

似乎是也只有这样才可以了。

然而那个保镖却拒绝了。

“不,不可以,孔先生说了一定要让您来做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碰到宝物的。”

越是这么说,顾远就越是觉得奇怪了。

“哦?

那这么说你们来监督我的,还是来协助保护我的?”

“当……当然是协助保护您啊,我们怎么可能会监督您呢,这您可想的有些太多了。”

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顾远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对方就是在监督自己。

之前孔德彪说得特别好,说安排十个保镖一路护送。

如今这哪里有那么一丁点护送的样子呢。

越是听到对方说不可以,那么顾远就越是起劲。

“如果你不接的话,我就把这玩意放到地上了,反正我是累了想要休息。”

“别别别,顾先生您可千万别这样啊,如果您这样的话,我们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什么叫你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们难道不是听我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