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为【苏家九姑娘】大佬万赏加更。

——

“好啊!”

青羽立即点头同意了。

能够来到一乐拉面的面馆帮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接触忍者家长们的好机会。

若是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拍拍脑袋。

尤其是木叶白牙的脑袋。

别说奖励了。

就是丰富的生活经历和生平所学的储备。

那都是非常不得了的收获。

“那就这么说定了,有你来我就放心了。”

手打满意的将杯中烧酒一饮而尽,整个人非常的舒服,解决了关于会员制度心中的疑惑,像是解决了人生大事一般美滋滋。

“没别的事情我走了。”青羽立即开口说道。

“急什么啊,咱们再喝点。”手打晃了晃手中还剩半壶的烧酒,那面色微微泛红的脸上,看起来有点上头了。

“不喝了。”

青羽摆摆手,然后指着外面的天空,说道:“天黑了,我害怕。”

“噗……”

宇智波美琴直接将嘴里尚未咀嚼完的面条喷了出来。

这是一个忍者说的话吗?

还是男忍者。

害怕?

这个词汇听得她不可思议!

“你小子……我还寻思让你送美琴回去呢。”手打对着青羽挤眉弄眼的说道,那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是在撮合着什么。

“算了吧,这位是未来警备部的女忍者,要是有什么坏人遇到她,危险的不是她,而是那个坏人。”青羽淡淡的说道。

“说得有道理啊!”手打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那我送你啊!”宇智波美琴突然站起来,盯着青羽说道。

“别,您还是放过我吧!”青羽漠然的摆摆手,转身直接离开了一乐拉面面馆。

“我……”宇智波美琴还从买见过躲避她成这样的人,怎么感觉在青羽的眼中,她就像是洪水猛兽似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向着旁边的手打看过去,问道:“手打大哥,我有这么吓人吗?”

“这个……那个……我得去收拾收收拾,准备打烊了。”手打立马站起来,根据他丰富的经验,这个问题很可能是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对劲的那种。

……

青羽离开一乐拉面之后,直接向着暗部宿舍的方向走过去。

他躲着宇智波美琴,不仅是因为这个少女对他产生了好奇,更是因为这个少女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宇智波一族会给他带来难以估量的麻烦。

他根本不想跟宇智波一族的人做朋友。

没有瓜葛。

就没有羁绊。

没有羁绊。

就没有凌乱的感情。

青羽不想让所谓的一些有的没的的感情问题,来牵绊住他日常在拷问部上班的宁静内心。

就算是换做其他的少女,他都不想交朋友,更别说是宇智波美琴了。

这一族太麻烦了!

青羽作为旧时代残党事件中的幕后操盘手,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影响有多么的夸张。

现在团藏已经将旧时代残党跟宇智波一族联系起来了。

无论是奈良哲还是光子郎,这两具尸体里面所传递的宇智波的信息,完全将团藏的注意力集中在宇智波一族的身上。

他可以非常肯定。

团藏和宇智波之间必有一场生死战。

不仅如此。

在这场生死战之前,不知道还有多少相互之间的算计。

……

没过多久。

青羽就回到了宿舍中。

他简单的洗漱过后,一头倒在铁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恢复着消耗掉的精力。

翌日,清晨。

青羽换上了暗部忍者服,戴上猫脸面具,一如往常那样来到拷问部上班。

来到了他工作的小隔间。

就在他刚刚打开小隔间门的时候,里面立即响起了一道有气无力的声响。

“你……你总算……回来了……”

小隔间里面黑乎乎的还有血腥的气味。

突然冒出这么一道声音。

着实给青羽吓了一跳。

还以为里面闹鬼了。

定眼一看。

方才发现木桩上绑着一个垂着头的中年男人。

伴随着微弱的光亮。

青羽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写满了憔悴,双眼充血,处于一种精疲力尽的姿态。

好家伙!

把这个人给忘了!

青羽立即认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正是他去执行团藏任务之前,关在小隔间里面的那个待审嫌疑犯。

当时这个中年男人没有立即认罪,放在这里就给忘了。

现在回来了才想起来。

不过。

青羽奔着拷问的精神,顺理成章的将这些当做了拷问的一部分。

“你是谁?”

青羽故作疑惑问道,准备给这个中年男人进行精神冲击。

“我叫福山唐泽,我趁着三代火影大人被偷袭的时候入室盗窃,被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警备队抓到了,我以前还有很多次偷盗的经历,我全都招了,求求你不要再把我丢在这里了。”

中年男人提起最后的力气,坦诚的将他做的事情招了出来。

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

他被关在这幽暗的小隔间里面。

外面偶尔传来脚步声。

对他求救的喊声不闻不问。

周围的隔间里不断传来被拷打的惨叫声,配合着屋子里的血腥气,极大程度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段时间……

他害怕极了!

内心中的悔悟达到了觉悟的级别,已经再也不想做飞贼了。

拷问部实在是太可怕了!

“福山唐泽。”

青羽淡淡的叫着中年男人的名字,他这一觉睡得很舒服,精力完全恢复,可以进行久违的审讯了。

“对对对,福山唐泽是我,我是福山唐泽,我招,我全都招,求你了别折磨我了,我要是再在这个地方待一天,我可能就死了!”中年男人状若疯狂的说道,他怕面前这个拷问部的忍者误以为他还要坚持。

“写认罪书吧。”

青羽看着中年男人的样子,顿时觉得一阵索然无味。

这届嫌疑犯太没骨气了。

这么容易就招了。

他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不由得怀念以前遇到的那个砂隐村间谍,能够让他有些用武之地!

“我谢谢你!”

福山唐泽听到可以写认罪书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他只是个娇弱的小飞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