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我觉得这次你做的,的确过线了。”斯薇夫特被河贤珠说得大囧,但碍于父亲的面子,并未向她澄清什么。

“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布兰顿把手一摊,事实上,他也是穷怕了,不想错失这么好的一次机会,谁成想遇上这么刚的经纪人公司。

女孩儿闷闷不乐地回到宾馆,倒在床上喃喃自语,“人生导师?”她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东方人影像。

“好,就打电话问问他!”女孩说办就办。

“喂?泰薇吗?”半分钟后,电话里传来刘铭的声音。

“是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女孩便将下午老爹跟她讲的事情又复述了一遍。

最后,泰薇疑惑的问道:“我们的演唱会既然已经越来越好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购买那个最烂的理财产品?”

刘铭换了个话题问道:“泰薇,你觉得你最专业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写歌唱歌啦。”

“所以咯,做好你最专业的那一面就可以了,赚钱的事情,由我这个专业人士来做!当然,这种时候,做选择的只能是你自己!”

这次,斯薇夫特似乎听懂了一些,她笑道:“虽然搞不懂你的专业,但是我还是觉得跟你一起做的事情更疯狂,更酷!我喜欢这个风格。”

“ok,那就让我们继续疯起来吧!”

结束通话后,斯薇夫特主动去找到河贤珠,跟她承认错误,并表示愿意随队飞赴芝加哥继续巡演。

加州金山基金公司,年轻的老板维克多刚从迈阿密度假回来,假期的最后一天,他如愿以偿的听到了一场斯薇夫特的演唱会。

“嘿!杰森,你没有去现场,真是太遗憾了,我可以断定,斯薇夫特绝对会成为巨星!”他笑着对自己的大学室友兼创业合伙人炫耀道。

杰森一脸遗憾道:“也许我还有机会赶上下周的扭妖城演唱会!”

“哦对,下周全国的基金经理都回到那边开研讨会。”

“这是什么?”杰森好奇的望着维克多手上拿着的应援牌,牌里似乎还卡着一张小额的理财产品购买合同?

维克多自豪道:“你才看到?这就是斯薇夫特在论坛上立下的flag,全米最差的理财产品!你还不知道吧?这个理财产品已经更换过三次了,就是说,之前的全美最烂金融产品,竟然被演唱会生生买了上去!”

“演唱会吸引巨量的粉丝现金流,然后去购买垃圾理财产品,真是天才的创意!”杰森叹道。

维克多想了想,道:“昨天我在飞机场候机室,关注一下近来的房屋证券指数,今年罕见地降了4个点,这很不寻常哦!”

杰森疑惑道:“咦?我看cdo这类房产债务担保证券仍在创造历史新高啊。”

维克多摇头,“虽然的确是在增长,可增速却明显放缓,这是后继无力的表现。”

杰森惊道:“你是说,房债证券已经到顶,接下来要进入下降通道了?”

维克多分析说:“我从机场回来时,绕了几个郊区的公寓小区,大概有50%在招租和出售,这个情况十分反常!所以,我觉得应该试着去搞清楚房债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ok,我这就安排人去做调查!”杰森点头道。

不止是维克多,全美已经有不少基金经理注意到房债市场的增长乏力,并开始有意识的去调查各种3a级的房债证券,是否真如评级机构推崇的那么优质。

第二周,扭妖城召开一年一度的基金经理大会,杰森心事重重的走进会场。

这种大会向来是金融巨鳄们耀武扬威的舞台,大佬们在讲台上吐沫横飞地为全米基金经理们上课,不时的引用自己过往的辉煌战例,对未来进行预判,引来台下众人的掌声不断。

望着那些金融界的前辈,用风趣的语言展望金融业发展趋势,同主持人互动,杰森第一次有种看到假象的错觉,因为台前大佬们的发言,与上一周他对房债市场的调查结果背道而驰,显然,杰森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非耳朵!

他暗忖,“难道这些人真的老了,根本就不去调查事实的真相,仅凭臆测,就推荐大家购买更多的房债?”

这时候,他听到身后的两个人开始低声谈论,明天斯薇夫特将在扭妖城举办第18场演唱会的事情。

“不管了!与其听这些老家伙唠唠叨叨,还不如明天去听演唱会!具体的操作交给维克多来判断吧!”杰森早在来扭妖城之前便通过网络买到了这一场演唱会的门票,他听说,现在这张位置不错的内场票,在黄牛手中,已经被炒到了1500米元一张票。

而此时扭妖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中,河贤珠将电话打到刘铭那里。

“老板!魔根和高盛的对赌协议保险已经开始限购大单了!由于我们的炒作,保险价格都升了三倍。”

“看来火候终于到了,接着购入美林、贝尔和雷漫这种大型投行的保险,大额不行就拆分成小额!还有,你的应援牌创意非常棒!”

刘铭罕有的夸奖,令河贤珠觉得这几个月的辛苦,全都值得了。

“欧洲银行的保险是否需要购买?”这种一挥手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美元开销的感觉,实在是让河贤珠着迷。

“不用,那边我另有安排,你把精力都放在演唱会与米国前十大投行,就是大功一件!我收到小心,今天全米基金经理们汇聚扭妖,如果有20%的人去听了泰薇的演唱会,那将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一幕!”

“我明白了,老板!”河贤珠此时对刘铭的布局安排,已经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

与扭妖方面联系完后,刘铭即时拿起另一个正在通话中的座机,妮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有消息传出来,魔根史坦利交易了少量cdo,被德银吃下了。”

刘铭笑道:“米国金融街上已经刮风了,这是暴雨的前奏,现在房债的坏账率已经突破15%,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遮盖的。”

“我们还继续买德银的对赌保险?我担心德银守不住这个规模的金融海啸。”妮雅疑惑道。

“当然守不住!不过不用担心,米国分公司守不住,不是还有欧洲总行嘛,总行再守不住,不是还有背后的政府嘛,这就叫‘大而不倒’!”刘铭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解释道。

“哇,为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就觉得我们更像电影里的反派了?”

刘铭笑呵呵地道:“反派之所以挂掉,是因为他还需要阐述自己的世界观,而主角则不需要!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就不属于反派,我们只是在闷头赚钱而已。”

“希望这笔钱快点赚到,我刚找汇丰以天竺电厂项目做抵押,贷款了2亿米金。”

刘铭暗叹,有时真不能怪人类贪婪,这钱永远都是不够花的。

“再找惠丰银行,把皇羽航空也一并抵押,贷款3亿米元出来!对了,别忘了给家瑞发给你的银行账户上面存钱。”

“这笔钱,也和米国有关?”

“当然了,发红包用的。”

“红包?”

“哈!终于遇到不懂的汉语了吧?”

“讨厌的家伙!晚上我就去问问汉语老师!”妮雅娇嗔道。

……

米国扭妖城,麦迪逊广场花园。

广场名是为了纪念米国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这里是米国演唱会活动的圣地,众多球类赛事和音乐会在这里举办,全米最著名的流行乐明星都梦想可以在这里开演唱会,披头士、麦扣杰克森、麦当娜、布兰妮……,均是显赫一时的巨星,广场花园不仅仅是一座体育场那么简单,它早已成为米国的文化符号。

现在,少女斯薇夫特将在这里举办个人的演唱会,花园广场将迎来一位未来的巨星!

女孩子的影响力已然波及整个米国,而她立下的卖票flag,也同样深入人心,很多支持她的歌迷都会去购买那支被她点中的“最烂投资”,而更多的基金经理则通过斯薇夫特的宣传,了解到这种新型违约保险。

斯薇夫特的第18场演唱会如期开唱,这一次,预售出去的门票就达到了19000张,消费能力绝对是国际大都市级别的!河贤珠看着演唱会门外,因为买不到票,徘徊不散的粉丝,心都在滴血,她恨不得再办一场!

现在演唱会仍未开场,而在观众席的最外圈,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表情显得与会场气氛格格不入。

“真想让那些金融大佬们,过来看一看这些人挥舞着违约保险的样子!”史蒂夫面露嘲讽地大声道。

佩琪冷笑道:“我保证他们这次赔得哭爹喊娘!看情形房产市场必然会出问题,这次,那群老家伙遇上高手了。”

史蒂夫看了看手上的资料,“你是说刘铭吗?”

佩琪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我查过这家经纪公司购入的违约保险,还真的是按照论坛上承诺的,所有费用都去购买最烂的理财产品,这已经换了第三支了,一家娱乐经纪公司硬是被他搞成投资公司!还不能确定,这小子有没有其它的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