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淡淡笑道。

“既然张老师不明白,那我就给您简单科普一下,所谓美食,其实和色谱类似,单一存在的可食用食物,例如自然生长的水果,就类似色谱里面的基础色彩,而调配出来的混合色彩,就大抵如同人类在进化发展的过程中,找到的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味道调和品,比如醋和盐的调和。这种调和之下会产生另外的一种让人神经中枢舒服的感觉。其实这也和我们华夏中医阴阳调和的概念雷同。

不过这种调和可并没您想的那么简单,每一种食物需要的调和品,都需要经过数代人的积累和改良,就比如这凉拌黄瓜,虽然简单,但也经过了无数祖先的积累和创造,难道张老师在国外这么多年,就没听过《第一个吃番茄的人》这个故事?”

西红柿是生长在南美洲秘鲁国家森林里的一种野生植物,最开始的原名既不叫西红柿,也不叫番茄,更不叫洋柿子,而叫“狼桃”。

当地传说狼桃有毒,吃了狼桃就会起疙瘩长瘤子。虽然它成熟时鲜红欲滴,红果配绿叶,十分美丽诱人。但正如色泽娇艳的蘑菇有剧毒一样,人们还是对它敬而远之,未曾有人敢吃上一口,只是把它作为一种观赏植物来对待。

到了十六世纪,鹰国有位名叫俄罗达拉的公爵在南美洲旅游,很喜欢番茄这种观赏植物,于是如获至宝一般将之带回鹰国,作为爱情的礼物献给了情人伊丽莎白女王以表达爱意,从此,“爱情果”、“情人果”之名就广为流传了。但人们都把番茄种在庄园里,并作为象征爱情的礼品赠送给爱人;过了一代又一代,仍没有人敢吃番茄。

到了十七世纪,有一位珐国画家曾多次描绘番茄,面对番茄这样美丽可爱而“有毒”的浆果,实在抵挡不住它的诱惑,于是产生了亲口尝一尝它是什么味道的念头,因此,他冒着生命危险吃了一个,觉得甜甜的、酸酸的、酸中又有甜。

然后,他躺到床上等着死神的光临。但一天过去了,他还躺在床上,鼓着眼睛对着天花板发愣。心说我这也没死啊?

发愣的同时,他又回想起咀嚼番茄那味道好极了的感觉,随后他满面春风地把“番茄无毒可以吃”的消息告诉了朋友们,不久震动了西方并迅速传遍了世界。

从那以后,上亿人均安心享受西红柿这种美味,一直到现在为止。

凌云提到这个故事,其实是讥讽张彪不知道食物发现和改良的基础概念,而张彪自然知道,当下更是气的脸色发青。

“我当然听过,每一种原始食物的发现都是人类最伟大的发现,因为每多出一种可以食用的最基础食物元素,人类就多了一份生存的机会。不过,这和你说的凉拌黄瓜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黄瓜的发现同样复杂,而且凉拌黄瓜的制作工艺更复杂,可以负责的说,我们国家几乎每个家庭主妇都会做凉拌黄瓜,但所有人做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要从这么多人做的凉拌黄瓜中选出最适合人味蕾和中枢神经的,那可并不简单。

例如黄瓜切片、切块、切条、切丝、拍碎,亦或是加入醋,醋和盐,醋和盐和辣椒等等调味品,包括调味品的比例多少,都会改变凉拌黄瓜的最终口感,用您的话说,做菜可是门艺术,人都不分高低贵贱了,何况是菜?难道张老师就因为凉拌黄瓜是普通的家常菜,所以您就瞧不起凉拌黄瓜?没想到张老师您对菜品也歧视啊?这可不是一个高级厨师该有的态度啊,尤其您还是米其林三星行政主厨啊……”

“我……”

一席话加胡搅蛮缠说的张彪哑口无言,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说实话,他还真瞧不上中餐,更何况是最普通最家常的凉拌黄瓜。

此刻孟长云哈哈笑着点头附和道。

“1号选手说的不错啊,想不到他对咱们华夏中餐理解的这么透彻啊,不错,不错啊……说的很不错,咱们老祖宗凿井伐盐、发酵制醋,外国那帮茹毛饮血的牲畜怎么可能会懂其中奥义啊,哈哈哈。”

孟长云此刻恨不得抱着凌云亲一口,而张彪则被气的脸黑如碳,眼见这气氛又有些尖锐,庄鸿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突然大声嚷嚷起来。

“都快点啊,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所有人不能超时,不然也会被认定淘汰!!!”

这一喊,算是把尴尬的气氛稍微打破,所有选手也开始哗啦啦的往外面涌,庄鸿趁机混在人群里,走到凌云旁边咬着后槽牙躲过摄像头问他。

“你搞毛啊,怎么和张彪杠上了?得罪他还有好果子吃啊?”

凌云同样扭过身对他小声开口解释。

“张彪和孟长云只能二选一,目前张彪目的不明确,而且在网上他的口碑也非常差,我得表明态度站在舆论的制高点上。”

“那你这黄瓜……”

“放心吧,就算我做的再烂,不还有你和孟长云吗?我刚帮他出了口恶气,他好意思不帮我?就算不帮我,那也不能整我!”

庄鸿还想说话,这时候宁天拿着一堆菜走了过来,他只能对凌云点点头,然后假装路过的去看其他选手了。

不过这庄鸿刚走,张彪也跟着来了,他阴狠的盯着凌云冷笑。

“小子,你有种,最好把凉拌黄瓜做的和我的腰间盘一样突出,不然的话……”

“张老师,您是在威胁我吗?”

凌云突然提高了嗓门,其他选手立刻就看了过来,包括直播的摄像镜头,张彪当时都傻了……

此刻直播间里其他看直播的人也炸了。

“1号说的太特么过瘾了,我热血沸腾的把我老婆打了一顿!”

“刚查了这张彪的资料,这货就是个牧羊犬,去了国外呆了几年,老在各种场合吹嘘国外怎么怎么好,还经常贬低咱们华夏美食,说咱们的美食不如汉堡健康安全,你们不信可以去看看他的微博,我特么都气的大小便失禁了。”

“太恶心了,人家反驳了他的观点,结果拿评委的身份跑来威胁人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