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从东北离开后,直接往西飞去,洛天看够了驾驶员,就从窗口往下看去。

华国的地理山川,从空中往下看,脉络清晰,洛天不时发出惊叹声,忍不住回头看洛凡,洛凡笑着对他点点头。

洛天又回头继续看着,看着华国的龙脉,大大小小居然有很多。

洛凡也看出去,他还是第一次从东北往西这条路的上空往下看。

一条巨大的龙脉横亘在下面,而在它旁边居然有无数条小龙脉伴随左右,方向一致,从西向东。

他很佩服古人,单凭在地面上,就能找到这些地方,而不是在天上看,困难至极。

随着时间流逝,渐渐的,下面的河流消失,城市楼房减少,他们逐渐进入了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中。

“好美哦!”几个女人探着身子往下看。

昆仑山脉,常年人迹罕见,有些地方全部被白雪覆盖着。

而在山脉的中心,有一群和山体颜色差不多的建筑,要不是洛凡眼神儿好,可能都注意不到。

几座山之间,有一块修的格外平整的地方。

直升机就降落在了那里。

而旁边,就是一条夹在两山之间,只有一人宽的石阶,蜿蜒向上,直通半山腰处的建筑群。

顾长山的师傅,昆仑派的掌门人顾淳风,带着众人,早就等候在了这里,居然倾尽门内所有人来迎接。

结果,顾淳风见直升机停稳后,刚要上前,就看到上面先跳下来一个小男孩儿。

他愣了一下,再看,又跳下来一个小姑娘,紧接着,又是一个更小的小丫头,还有一个!

他狐疑的看向旁边但笑不语的吴痕,吴痕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前面一个最小的小姑娘,张着两只小胳膊往这边跑来,“师父!师父!”

顾淳风更奇怪了,看向周围的人,要是有谁在外面收了个这么可爱的小娃娃为徒,他一定会知道的啊!

正在他愣神的功夫,小丫头已经跑到了近前,吴痕蹲下身子,一把接住了沐沐,“沐沐,乖不乖啊!”

“师父!沐沐很乖的,我好想你哦!”沐沐说完后,咯咯的笑着,双手搂紧了吴痕的脖子,让吴痕开心的不行不行的了。

“师叔,这是您的徒弟?”顾淳风惊讶的问道。

谁不知道吴痕这个老妖怪,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啊!

怎么忽然就冒出来了一个?

吴痕笑了,“沐沐,叫师兄!”

“师兄好!我叫沐沐!”沐沐脆生生的喊了一声。

“哎哎!”顾淳风赶紧答应。

洛凡听到这样的称呼,看了看顾长山,好嘛,一下子比自己女儿都矮了一辈儿了!

顾长山倒是习惯了,“洛老先生请!”他招呼洛千。

洛千哈哈大笑着走过去,“淳风啊!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都成了门主了!”

“淳风见过洛老先生!”顾淳风看清楚来人后,赶紧带着众人行礼,还是晚辈礼。

“好说好说!”洛千上前扶了一把,“我都是借了臭小子的光,不然,让我这把老骨头来爬山,可难为我了!”

“是洛凡?”顾淳风赶紧问道。

“还能有谁?臭小子,过来!”洛千回头叫洛凡,“这是顾淳风,你没见过,是顾疯子那家伙的徒弟,现在是门主了!”

“幸会!”洛凡抱拳道。

“见过小师叔!”顾淳风赶紧又施一礼。

不是他郁闷,他的辈分真的太小了。

他师父都比洛千矮一辈儿,他自然就矮两辈儿了。

洛凡又把自己的家人挨个介绍了一下,这下好了,四五十岁的一个人,辈分居然是最小的一个,更别提顾长山了。

但是,大家都在江湖,讲究辈分,所以,只要礼数到了,谁都不会有意见。

“诸位,请!”顾淳风往旁边的石阶处一伸手,邀请众人上山。

洛天看了看洛凡,洛凡点点头,他立刻跑到了顾长山面前,“顾大侠,你能带我们先上去吗?我们上去等我爸爸妈妈好不好!”

顾淳风也喜欢孩子,过了之前的惊讶后,简直羡慕死他了,他的徒弟们怎么就没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呢?

尤其是那个老妖怪,他还要叫声师叔,连他都有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徒弟了。

所以,他一直在寻摸四个孩子里,哪个跟他有缘。

他知道,洛天拜了无念为师,那还有两个小丫头呢?

大一点儿的,长得太漂亮了,尤其那双眼睛,透露着聪明和机智,小一点儿的,顽皮可爱,可真难选择啊!

听到洛天的话后,没等顾长山吱声,他就先说话了,“可以可以!你们去玩吧!”

洛天欢呼了一声,谢过后,就带着妮娜、洛水和洛沐,往石阶那边跑去。

胖大海和胡家兄弟赶紧跟上,看着点儿孩子们别出事儿了,顾长山被迫沦为了看孩子的领头人。

别看他们年纪小,很快就跑了老远的。

石阶陡峭,只有一米宽,两侧都是高山,夹在中间,犹如一条盘龙玉带,攀岩而上。

就连妮娜,都跑的小脸通红,笑逐颜开。

后面的人,洛凡要照顾自己的老婆们,就慢悠悠的跟踏青似的走着。

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相视一笑,全都运气了轻功,直接拾阶而上,很快就超过了三个孩子和护在孩子们后面的胡家兄弟和胖大海。

只有洛天和顾长山,还在前面。

“好俊的功夫!”顾淳风忍不住夸了一句。

洛千哈哈大笑,“我孙子能差吗?”说着又加快了速度,几乎跟洛天和顾长山同时到达了山腰处的建筑前。

顾淳风分外高兴,吩咐门内的人去做事,领着吴痕和洛千进了正殿。

昆仑派也是道家,拜的和茅山一样的三清祖师,但是这里的道观和外面大家见到的有所不同。

全部都是石头搭建,除了廊檐翘脊能看出来和其他道观相似之外,其他的地方风格却完全不一样。

而且,他们这个门派,不禁婚娶,不禁荤腥,这也是最大的区别。

历史传说,或者书籍里对昆仑一派有众多说法,不一而足,只有江湖上的顶尖人物,或者华国最高的领导者,才知道昆仑的存在,和其存在的真正意义。

正殿里,供奉着三清道尊,洛千和后面刚刚进来的洛凡敬过香后,随着顾淳风和吴痕一起从侧面进了后殿禅房。

一个普普通通的石头禅房,一侧背靠高山,一条小路通往后山。

顾淳风的禅房很宽敞,一面窗,外面紧邻悬崖,看出去,层峦叠嶂,云雾缭绕,窗前一套小几茶桌。

其他的,也非常简单,床铺靠在另一侧,中间只有一个供桌,几个蒲团。

乔琳他们被顾长山带着参观昆仑山其他地方去了,他们四人就坐在这里开始说正事。

“洛凡,这次叫你来,就是想要跟你说一件事,虽然我说是华国的终极秘密,但也是昆仑派存在的秘密!”

洛凡点点头,洛千也凝神细听。

吴痕说道:“昆仑在很久以前,是由我们终南山一位前辈和昆仑的开山祖师爷共同创建的,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封印!”

“封印?”这个词,洛凡和洛千都不陌生,却从来没有见过,以为就是书籍里记载的一些上古时期才会有的东西。

没料到,昆仑山这里也会有一个。

“什么封印?”洛千问道。

吴痕喝了口茶,说道:“说起这个,我先来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风水师驱邪煞,那些邪煞最后到哪里去了呢?”

“不是消散了吗?”洛凡很奇怪吴痕问的问题。

他们在驱邪煞的时候,亲眼见过邪煞是如何被法器或者阳气驱除消散的。

“有些是消散了,被至阳之气克制消散,但还有一些只是被驱散而已!所以,你们做这件事的时候,才叫驱,而不是消!”吴痕说道。

洛千和洛凡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而那些被驱散的邪煞之气并没有完全被消除,化为更为虚弱的邪煞之气,慢慢的汇集到一处地方!那个地方,我们叫做‘幽冥之门’,按照西方人的说法就是‘地狱之门’!”吴痕慢慢的说着,“昆仑派门主选择的时候,你也知道,每次的候选之人都为六人,一人为门主,其他成为长老,进入后山,不再现身,实际上,就是为了接替上一辈长老,守护‘幽冥之门’的封印!”

这个消息简直太过震撼,就连洛千都有些难以置信,他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问道:“那是不是说,现在封印有问题了?”

吴痕笑着点点头,“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个老家伙!没错,淳风师父的事情你也清楚,当时要不是有人从中作祟,他也不会那么早就舍身巩固封印了!”

说到这里,顾淳风面露哀泣之色,“我师父,大义!”

到这里,洛千总算是把昆仑派当年惨案的情况彻底搞清楚了,就问顾淳风,“当年作乱的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师兄!”顾淳风说道,显露不忿,“当年他要娶外面一个女子为妻,受了她的蛊惑,想要夺取昆仑的掌门之位,那个女人还给他很多钱财和人手!谁知道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华国人,杀了那个原本的女子家人后,假扮成了那家人!可是,等我们搞清楚的时候,所有都尘埃落定了。我师父身受重伤,才牺牲了自己,加固了松动的封印!”

顾淳风说的简单,但话语里却带着血腥的壮烈,可以想象当初有多惨烈。

“那这次呢?”洛凡问道。

“封印再次出现异常!”吴痕道,“而且时间上,正巧和那些不入流的吸血鬼狼人们来华国的时间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