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终于找到化神期修士的传承了!”

有修士仰天大笑,紧接着立即记录化神期修士的传承。

“诸位道友分别记录,我担心这些字维持不了多久。”

唐昆大喝声说道,然后立即取出空白玉简,将墙壁上的文字刻录在玉简里面。

凌有道距离有着《焚天煮海诀》的那面墙最近,所以他快步来到那面墙前,将墙上的文字刻录在手中的玉简内。

明明他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了,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然而记忆力也远超普通人。

平常记录这么多文字,也就两三遍的时间,便能全部记忆下来。

但凌有道不论如何去记忆《焚天煮海诀》,依旧做不到那样的记忆速度,尝试了好几次后,他终于放弃了,老老实实的将墙上的文字刻录在玉简里。

然而随着刻录的文字越来越多,凌有道忽然发现这篇功法的不同寻常了。

“这篇焚天煮海诀怎么跟爷爷修炼的虚鼎神功那面像?”

“不对,虚鼎神功不及这片焚天煮海诀精妙,而且虚鼎神功只是元婴期修炼功法,而焚天煮海诀乃是化神期修炼功法。

难道……虚鼎神功就是根据焚天煮海诀来的,乃是焚天煮海诀的简化版?”

凌有道心中震惊的想到,可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紧接着,他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虚鼎神功既然是焚天煮海诀的简化版,那么修炼了虚鼎神功的凌缘生便能很快改换焚天煮海诀。

如此,便不需要消耗凌缘生的大量时间,还能改换成更加高明的修炼功法,绝对是一件好事。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凌有道就将焚天煮海诀。

然后他向另外三面墙看了看,最终在四象撼天印、符箓集、丹集中选择了四象撼天印。

他一边刻录一边理解,这并不是一篇修炼功法,而是一篇印法。

整篇印法分为青龙印,朱雀印,白虎印,玄武印。

青龙印威力浩浩荡荡,绵长不绝,朱雀印焚烧天地,攻击范围广大,白虎印主杀,攻击威力最强,玄武印不动如山,固若金汤。

越看,凌有道越欣喜,“这绝对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印法,即便不如焚天煮海诀,可也一定差不了多少。”

然而就在他要将四象撼天印刻录完的时候,密室外突然传来了吵杂声,正在刻录的众修士心中疑惑,却并没有人停止刻录,出去看看情况。

但没过多久,外面竟然打起来了,灵器的碰撞声,人的惨叫声都传入了密室。

这让密室中的众人越发着急,特别是五大派的五位领队,他们对外面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估计是隐藏的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动手了,唐昆看了四周正在刻录的修士,见每人至少已经刻录完了一面墙上的文字,他顿时就放心不少。

突然,一人有些狼狈的进入了密室。

突然出现了人让众人一惊,甚至放弃了刻录墙上的文字。

待看青进来之人的面貌后,众人又长长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紫云宗的高延青啊,吓得我都忘记刻录墙上的文字了。

高延青的目光打量着四面墙壁,一一扫过焚天煮海诀,四象撼天印,丹集,符箓集。

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一名正站在焚天煮海诀所在的那面墙前的一个中年人。

这中年人也拥有着假丹期的战力,不过在之前与妖兽潮的大战中受了重伤。

虽然服用了高阶的疗伤丹药,可伤势依旧只好了一半,一身实力也只能发挥出五六成。

恰在此时,密室外传来高延青的焦急声音,“唐师兄,小心高延青。”

闻听此言,唐昆手一顿,转身看向高延青。

也就在这一瞬间,高延青竟然对那名中年人发动了袭击。

便见他咧嘴一笑,身体滑向那名中年男人,伸出的右手被一团黑雾包裹。

唐昆大惊,“贼子,而敢!”

他大喝一声,立即冲向高延青。

然而已经晚了,那被黑雾包裹的手掌猛地拍在中年热的后背上,中年人当即吐出一口鲜血,手中的玉简也高高飞起。

高延青双眼一亮,双脚蹬地,整个人高高飞起,一把攥住那块玉简。

唐昆带着破风一爪快速抓来,他竟然化作了一股黑雾,在密室内转了一股圈圈,然后冲出了密室。

唐昆一把抓空,愤怒道:“该死!”

“咻咻咻……”

就在众人震惊而又愤怒的时候,七八人突然闯进了密室。

这些人身材不一,有男有女,无一例外,全部穿着黑雾,带着黑色兜帽,遮住了整张脸。

“不好,快,回了毁了上面的文字。”

话音未落,顾景辉,蔡霍,问听雨,通新儿四人立即出手,一连串的爆炸声后,四面墙上的文字被炸的面目全非。

密室墙是特殊石材制作的,异常的坚硬,别说是筑基期修士了,便是金丹期修士也不可能毁了墙。

但他们不需要毁了墙,只需要毁了墙上的文字就可以了。

而墙上的这些文字并不如墙那么坚硬,直接被几人的攻击轻松毁了。

即便仍残留着一些文字,可缺少的势在太多了,抄录下来也没人敢修炼,除非是不怕死的。

凌有道在高延青闯进来的时候,已经将四象撼天印刻录的快要完了,最终墙上文字被毁前一刻,将完整的四象撼天印刻录到了手中的玉简里。

他立即将玉简放进储物袋里,“哈哈,终于刻录下来了。”

闯进来那些人见四面墙上的文字被毁,所有人顿时大怒,却又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抢他们手里的。”

其中一名黑袍人沉声说道。

闻言,闯进来的黑袍人立即向着最近的目标发动了攻击。

正常情况下,区区几个黑袍人肯定不是二十来个具备假丹战力修士的对手,即便这二十几人中几乎都带伤的情况也如此。

但这次黑袍人出手太过迅速,离得近的修士尚未反应过来,且这些黑袍人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跟所选择的目标拼。

一时间,竟然让几个黑袍修士占据了上风,好几个势力的领队被瞬间重伤,手中的玉简也被抢走了。

不过分散在周围的修士也冲了上来,看样子是要将这些黑袍修士围歼在密室内。

危急时刻,黑袍人中传出一个声音,“三个人突围,余下的人随我拖住他们。”

话音刚落,几个黑袍人之中分出了三人向着密室外冲去,余下的黑袍人则拼死抵挡众修士的进攻。

看样子,这些黑袍修士之前是商量好了的,向外突围的三人全是抢到了玉简的。

眼见抢夺了玉简的黑袍修士已经冲出了密室,唐昆心中越发的着急,被抢走玉简里刻录的是四象撼天印,丹集与符箓集还好些,可要是刻录的是焚天煮海诀,那麻烦就大了。

他立即大吼道:“拦住那三人,他们可能抢到了化神传承。”

此时,密室之外的大殿内,四十多位各门派家族修士同三十多个黑袍人大战在一起,而在地上,已经丢下了十几具尸体,两方的都有。

虽然各门派家族的人数多,而黑袍修士人少,可相比各门派家族的修士,黑袍修士明显更加团结,配合也更加默契,属于那种肯定后辈交给别人的信任。

所以即便各门派家族的修士多,战况依旧是旗鼓相当。

当听到从密室内传出的声音,又见着有三人从密室内冲出来,康军立马逼退敌人,身体一个纵跃挡在三名黑袍修士的前面。

其中一名黑袍修士将玉简交给旁边修士,然后二话不说就杀向了康军,余下两人则趁机突围。

这黑袍人的实力不如康军,可却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康军打的很憋屈,一时竟然拿不下他。

那两名黑袍修士左右挪移,穿过交战区,快速冲出大殿,一去不复返。

眼睁睁看着黑袍人带走化神传承,康军异常的愤怒,攻击也越发伶俐了,弄的对手难以招架,没一会儿那名黑袍修士就被斩杀。

这时密室内的各门派家族领队斩杀那几个黑袍修士,在唐昆的带领下冲了出来。

随着这些各门派家族的高手加入,战场的局势立即向着各门派家族偏移。

但这些黑袍修士也准备非常充分,手中的符箓丹药好似不要钱一般,在家做不要命,竟然硬生生挡住了各门派家族修士,给逃走的人争取不少时间。

半盏茶后,黑袍人中传出一个声音,“撤!”

闻言,余下的十几名黑袍修士立即改变之前拼命的战略,开始一边打一边退。

“把这些人全部留下。”

唐昆大声吼道。

死了这么多人,而且对方还有很大的可能抢到了化神期修士传承,他怎能不愤怒。

当然,不仅他愤怒,几乎所有人都愤怒,因为好多门派家族这次都有伤亡。

然而在黑袍人拼死掩护下,还是有五六个黑袍人成功逃走了。

此时此刻,大殿内一片狼藉,地上都出都是尸体,鲜血就像在地板上又添了一层地板,就连四周的墙壁也未能幸免,染上了许多鲜血。

蔡霍一剑斩下一具黑袍人的尸体上的透露,愤怒的吼道:“该死,不是说已经将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都清理干净了吗?他们是哪儿来的这么多人?”

大殿内沉默了,只有吸气与呼气声。

沉默了一会儿,康军讲起了藏书室内的事情。

原来隐藏在众人中间的几个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联合起哄,从而激发众人心中的愤怒,最终冲出了藏书室。

众修士刚冲出藏书室,四十多个黑袍修士就杀进了大殿,康军立即带领各门派家族修士抵挡。

也就在这股过程中,高延青冲进了密室。

康军看到了这一幕,回想起之前的种种,立马意识到高延青极有可能是魔道,或者妖族安插在五大派内部的奸细,于是立即出声提醒,也就是之前众人在密室内听到的声音。

高延青快要冲出的时候,几个黑衣人突破各门派家族修士的拦截,杀进了密室内,然后发生了之前密室那一幕。

至于后面的事情,众修士也都知道了。

听到他的讲解,唐昆沉声道:“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联合了。”

进入海极岛之前,五大派查出了不少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弄的两方实力不足。

为了能够抢到化神期修士的传承,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一拍即合,决定联手抢夺。

再加上有那些奸细时时给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提供众人的位置,可谓敌人在暗,我在明,各门派家族修士怎么可能不输。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很清楚了。

唐昆叹了一口气,“打扫战场吧,有用东西都收捡起来。”

闻言,众人默默开始打扫战场。

血泊中的各种灵器与储物袋均被收集了起来,黑袍人的尸体被扔出大殿,然后被一团火直接就烧成了灰烬。

至于各门派家族战死修士的尸体责备埋在正殿旁边的树林之内,最后更是树立了石碑,刻有铭文攥字。

此战,让各门派家族的损失非常大,战斗之前各门派家族尚有七十多位筑基期修士,可战斗之后,各门派家族修士加起来还不足六十人。

但好在并没有实力的弟子被全灭,每个势力至少还留有一个弟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凌氏家族的四人全面活下来了,其余各个门派家族都有修士战死,相相比较起来,l

但凌氏四人都受了伤,特别是慕嫣然,伤势是凌氏四人之中最重的。

众人修士聚集在正殿大堂内,场内气氛很凝重。

唐昆说道:“诸位道友,麻烦清点一下被抢走的是哪些道友的玉简,让再帮忙回想一下,这些丢失玉简的道友,曾刻录过哪面墙上的文字。”

最后,他还不忘提醒一句,“这件事情很重要。”

众人仔细回忆,相互补充,最终确定哪些黑袍修士一共抢走了三个刻录文字的玉简。

除此之外,紫云宗的高延青同样抢走了一块玉简。

说道这里之时,众人则全部看向了紫云宗是几个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