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兵们在小亚细亚半岛的进展非常顺利,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漏的话,那么大概就是地盘扩张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后勤能够负担的程度,于是一个完善而且稳固的后勤基地就被提上日程。

这方面就需要专业人士,只会打仗的雇佣兵肯定不行,于是建城经验最丰富的克里斯蒂安公司顺利入场。

这时候就不需要避讳什么了,克里斯蒂安公司是商业公司嘛,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都能接受神秘人的雇佣,克里斯蒂安公司当然也可以。

只要给的钱足够,那什么都好说。

就在雇佣兵们出发的那片沙滩上,现在正在大兴土木。

沙滩肯定是要保留的,地基也不好打,那就往内陆推进。

粗大的树木在油锯面前毫无抵抗能力,以前一个人砍一天才能砍倒的树,现在不超过一分钟。

砍倒的树木拖到一旁码起来,阴干之后留作备用,崎岖不平的山地在大型工程机械面前同样如履平地,小山包什么的就直接用炸药炸平,炸碎的石头有大用,不管是铺路还是修建码头,这玩意儿越多越好。

于是女人和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就有了工作,近万人一天到晚砸石头,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努力工作的成绩当然就很显著,这才不到一个月时间,推土机和伐木工已经将工作范围推进到内陆五公里左右,这时候其实工作才刚刚开始。

克里斯蒂安建筑公司的工程师们经验丰富,图纸什么都是现成的,克里斯蒂安建筑公司已经参与建设了那么多城市,随便找个模板改一改拿过来就能用。

小亚细亚半岛不是南部非洲本土,建设城市肯定没有南部非洲那么麻烦,地铁电线管道什么的不用考虑,就算挖了现在也没用,反而会拖累整个城市的建设进度。

那就简单一点,下水道和排水渠什么的也不用封闭,简单的街道划分好,木质排屋马上就一排一排建起来,整天砸石头的女人们瞬间激动起来,这些房子都是给她们修建的。

成本什么的不用考虑,一定要相信千金买马骨的示范作用,世界大战结束后,小亚细亚半岛已经整整打了十几年,没有经历过这种环境的人,无法理解小亚细亚半岛人对于和平的期望到底有多高。

尤其是对于女人们来说,只要不再忍受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冰冷的石头都变得可爱起来。

于是工作就愈发卖力,期待早日住进自己家的那一天。

这时候就别说阴谋诡计了,哪怕有人敢偷懒,不需要维持秩序的监工动手,齐心合力的女人们就能用吐沫星子淹死她。

所以到九月中旬的时候,一座崭新的城市就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拔地而起。

这时候又有不开眼的来伸手。

塞浦路斯对面这片地方,以前是法国的委任统治地。

法国人接手之后盘算一下感觉不合算,于是在委任统治地待了没多久就干脆全部撤走,任由委任统治地内的小亚细亚人自生自灭。

现在不知道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团队,居然在法国的委任统治地内建设了一座新城,而且看上去还前途无量的样子,法国人马上就重返小亚细亚半岛,要求恢复对委任统治地的管辖权。

“等等,法国政府已经主动放弃了对委任统治地的管辖权,你们现在怎么好意思提出这种要求?”查理·怀特很生气,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查理·怀特就是主动找上保护伞公司的那两个法国人之中的一个,另一位叫维克多的现在正在伊丽莎白港大采购。

主要是采购食品和生活用品,建筑材料不用买,新城周围多得是,要多少有多少。

顺便说一句,新城的名字叫狄奥多西,取自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的姓氏,就说这个立意高不高吧。

“不不不,法国政府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委任统治地的管辖权,只是临时搁置——”托尼·达特一点也不脸红,恢复管辖权天经地义,只要托尼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那好吧,我们为了建设狄奥多西已经花费了不少钱,如果法国政府要恢复对狄奥多西的管辖权,你们可以补偿给我多少?”查理已经悄悄举起自己40米长的大刀,法国人如果愿意掏钱,查理不介意狠宰一刀。

“补偿——呵呵呵呵——”查理终究还是低估了法国人的无耻程度,托尼瞬间严肃:“——法国政府没有追究你擅自攻击法国委任统治地的责任就不错了,你还妄想什么补偿?”

尼玛这话说的,查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果然,跟老牌殖民主义国家是不能谈利益的,因为老牌殖民主义国家会把你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既然托尼这么无耻,那同为法国人的查理也不客气,所以查理也不废话,叫来警卫直接把托尼带走。

“你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你不要后悔!”托尼大概没想到,查理居然如此硬气。

“呵呵——”查理微笑着向托尼摆摆手,再见!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带着强大的法国海军,将你们彻底摧毁——”托尼背后是法国,面对英、美、南这些当世强国的时候,法国确实是底气不足。

但是面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两个小喽啰,法国人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种事怎么说呢,法国人其实也不傻,狄奥多西弄出来这么大的场面,明显后面也肯定有势力插手。

再看看狄奥多西所处的位置,插手的势力简直呼之欲出。

不过法国人也不担心,就算南部非洲是幕后黑手,南部非洲终究不会直接和法国撕破脸,所以法国人也不担心会遭到南部非洲地中海舰队的攻击,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所以托尼就很有底气,虽然法国已经很多年没有建造战列舰了,毕竟法国海军还是世界第四大海军,就算强大如南部非洲,如果把范围限制在地中海的话,那么法国海军对付南部非洲地中海舰队还是有点信心的。

对狄奥多西图谋不轨的不仅仅是法国人,前奥斯曼帝国的王子,一直客居在伊丽莎白港,对复国念念不忘的赛义德王子此时正在亚瑟的男爵府做客。

赛义德也是为了狄奥多西而来。

虽然亚瑟不承认,不过赛义德也很清楚,小亚细亚半岛上的雇佣兵,多半是和亚瑟有关。

说起来有点巧,赛义德在小亚细亚半岛上的势力范围,好巧不巧就和狄奥多西重合,自己的视力范围内突然出现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赛义德又惊又怒。

赛义德就是靠着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才在小亚细亚半岛打下一块地盘。

不过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太昂贵,赛义德的财力又没有充裕到可以统一小亚细亚半岛的程度,这几年赛义德一直在寻找更得支持,可惜没多大进展。

这也不能怪赛义德无能。

因为所有人都不想看到一个统一的小亚细亚半岛,更不想看到奥斯曼帝国复国。

尤其是对于南部非洲来说。

奥斯曼帝国解体,南部非洲是最大受益者,整个两河流域包括伊丽莎白港以前都是奥斯曼帝国领土。

那么奥斯曼帝国统一后,会不会平静的接受这个结果?

就算赛义德接受,那么奥斯曼帝国继任君主是不是也能接受?

这都是隐患,所以一个战乱不休的小亚细亚半岛,对南部非洲是有利的。

“赛义德,你想多了,小亚细亚半岛上的雇佣兵,真的和塞浦路斯没有任何关系——”亚瑟也是很无奈,小亚细亚半岛的雇佣兵,就是小斯临时起意玩的一个游戏,结果小斯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玩了一半就被罗克叫走,扔下这个烂摊子不管,估计小斯现在多半已经忘记这回事了。

以亚瑟对小斯的了解,这种事小斯也不是干不出来,让赛义德忧心忡忡,让法国人如鲠在喉的狄奥多西,就是小斯随手的一个小游戏罢了。

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那么残酷。

换成是罗克,没准罗克一定要有一个结果,小斯没这么大野心,也没有这么多族人需要拓展生存空间。

“亚瑟,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国人一定会这么认为——”赛义德冷笑,法国人的心理也是人尽皆知。

法国的委任统治地,自己连最基本的稳定都做不到,换成一群雇佣兵,却闹得有声有色。

所以,伟大的法兰西,管理殖民地的能力居然连一群雇佣兵都不如?

别管这是不是事实,法国人是肯定无法接受的。

所以法国宁愿毁掉狄奥多西,也不愿意看到狄奥多西越来越好。

“你有什么建议?”亚瑟也没有罗克那么大的野心,他只想管好自己的领地。

“我希望狄奥多西能成为新奥斯曼帝国的起点——”赛义德有理想,他想复国,但是做不到。

狄奥多西让赛义德看到了复国的可能。